VOCALOID/UTAU调声;歌词翻译
http://sdercolin.com

【告白预行练习·同人】最后的告白练习【望月苍太/濑户口优】

最后的告白练习


注意:苍优/优苍请随意,清水,和原作有人物关系设定上的出入,苍太あかり党请注意闪避(つд⊂)



“小夏,还要多久啊?”

“啊,糟了,我先走了,明天见啊!”这么说着,夏树转身向教室外面跑去,“明里美樱等等我啊啊啊啊!”

“噢、噢,好,再见……”只留下在对话途中被强制切断还没回过神来的濑户口优站在原地。在那一瞬间,他的脸上流露出罕见的失望神色,旋即又调整回到了平时的微笑模式。然而这一细微的变化却瞒不过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的眼睛。

“喂,你到底要死要面子活受罪到什么时候啊。”

胸口猛地受到了一记肘击,优脱口而出:“望太你干嘛啊!”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是他最熟识的脸庞之一。

“这么用力,我也是会怕痛的啊!”

“诶——明明长这么高,被我这么娇小的身躯打了一下都受不了吗?啧。”配合着这微妙的发言,望月苍太调皮地眨了眨左眼。

“我说啊,什么时候长得高反而变成被吐槽的对象了啦。而且‘娇小的身躯’是什么情况……”优正要进入常见的碎碎念模式,突然意识到似乎有更重要的问题,“不对,我死要什么面子了啊?”

“嗯——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和夏树告白啊,你不是也想每天和她一起回家啦,牵牵手啦,去吃个甜品啦什么的,噢,或者拉面也——”

“我,我什么时候有说过我喜欢她……”优慌忙打断了苍太的话,然而他突然变得通红的脸颊却迫不及待地戳破了他的谎言。

“你啊,”苍太伸出手指戳了戳优发烫的脸,“你以为我是谁啊,嗯?”

优乖乖地闭上了嘴,微微低下头,看着面前的苍太。那是自己并不非常熟悉的表情——抿着嘴,脸颊有些鼓起,睁大的眼却并没有什么精神。

“去吃拉面吧,一边吃一边好好盘问你。”

“嗯,嗯……”


十几分钟后,苍太和优已经坐在常去的拉面店里了。

“嗯,总而言之,你怕告白被拒绝然后连现在的关系都维持不了了是吧。”苍太“咕嘟”吞下一口馄饨。

“是啊,而且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啊!都认识十几年了,现在突然让我告白,我怎么说啊……”优坐在苍太的对面,手撑着脑袋撩起刘海郁闷地说。坐在拉面店里却只是看着苍太在吃,这件事更加足以证明他的郁闷。

“那你这样成天蹑手蹑脚想上又不敢上的也不是个事啊,我看着都烦死了。”苍太似乎终于也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随着情绪失控而突然加大的音量引得店里食客们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优只好低下头避了避。似乎每当事情和夏树相关,优都会丧失他那招牌般的周密的思考能力和成熟稳重的大哥哥形象。

“喂,你搞什么啦,”苍太也低下头用气声说道,“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你吗……”沉默了数秒之后,苍太慢慢地开口了:“这样吧,我陪你练习告白,练熟了你再上。”

“诶?练习?”优猛地抬起头,“你陪我练?”

“嗯。”苍太凝重地点了点头。

“什么叫你陪我练,我没懂。”

“就是说,去我家,把我当做夏树,练习告白,听不懂吗?”苍太一拍桌子,转头喊道:“老板,钱放桌子上了,正好。”

随后苍太拉着踉踉跄跄的优走出了拉面店。

“喂,你别自说自话的……”

“你以为我想吗?还不好好感谢我!”下定了决心的苍太也是相当强硬的。

然而他飞快的步行速度却并不是因为不耐烦或者发火。他不想让身后的优看见他此刻紧咬着嘴唇差点要哭出来的表情——毕竟他不像他这位好友一样善于掩藏自己的心情,而此刻拉着他的手的不住颤抖也只能使劲加重力道来避免被发觉。

“白痴,你以为谁想啊。”苍太嘴角的这句低语,也被吹散在四月毫不留情的风中。



“进来吧,我爸妈很晚才下班回来的。”

“打,打扰了。”优礼貌地关上门走进房里,“诶,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家啊。”

“因为我家又没有游戏机啦,小时候不都是去你家玩的。”

“嗯,也是啊。”

“嗯……”

用毫不相关的内容来缓冲气氛的企图似乎立刻就夭折在了摇篮里。四周的气氛也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那个,望太?”

“啊,嗯?”

“是说,练习?”

“噢噢噢!是噢,别浪费时间了。”苍太似乎表现得有点不自然,他放下书包,转过身来挺直了腰板,说道:“那,我从现在开始就是夏树了,我就站在这里,你先准备一下吧。”

“嗯,嗯。”

于是优就低下头来,开始思考告白的话语。对于平时胡闹习惯了的夏树来说,要是突然听到自己说出很正经很肉麻的告白,肯定首先就会从生理上感到不适吧。

“干脆简单点好了!”优攥紧了拳头,猛地抬起头来,却发现面前的苍太正在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他。

“喂,你干嘛盯着我啊?”

“啊,我哪里……”苍太像是上课睡觉刚被老师叫醒的问题学生一样条件反射地急忙辩解,随即又支支吾吾地改口:“有,有什么关系啦,你这么纠结又可爱的表情也是很难得才能看到的啊。”

“这种话说出来不觉得恶心吗?”优一脸嫌弃地说。

“诶——哪里恶心了啦,就算是男生,被说可爱了也应该开心啊,”苍太嘟起了嘴,“我就会觉得很开心啊。”

“也就你会觉得开心了吧。”优叹了一口气,“真是的,难得酝酿的心情都没了,你给我负责啊。”

“好好,我会负责的啦,”苍太抓了抓脑袋,“来,看着我的眼睛。”

“啊?为什么要……”

“告白不都是要四目相对一会儿,才有气氛的吗?”

“可是看着你我只会想笑啊。”优的嘴角毫不留情地漏出笑意。

“那也是当然咯。”苍太这么想着,定了定神,义正辞严地说:“我们现在是在练习!你把我想象成夏树就行了!”

优显然有些惊讶,他愣了愣,说:“那,开始?”

“嗯,开始吧。”

长达数秒的沉默,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即使只是告白的练习,优也感觉紧张得不得了。他要传达出去的,不仅仅是对一个异性的恋慕心情,更是一个深藏于自己心中多年的秘密。然而他最终决定要将这份秘密交予心中所想的那个人一同分享。

“夏,夏树。”优开了口,嗓音有些干涩。

“嗯!”苍太很快地做出了反应。毕竟答应了要帮助他一起练习,自己也应该更加投入一点吧。就算自己再难受。

“我,我喜欢你。”优的话音柔软而不干脆。

然后是更加漫长的沉默。

优说完那句话以后就不自觉地盯着地板看,许久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好了吗?”苍太终于忍不住发问。

“好,好了吧。”优依然紧盯着地板,然后突然感觉面前的人朝自己靠近了过来。下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脸颊上的肉被狠狠地捏了一下。

“你这样怎么可能成功啦!哪有女生会喜欢这么怂的告白啊?就算她原来喜欢你,这一瞬间你的好感度也掉光了好吗!好好把头给我抬,起,来!”说着苍太强硬地用两只手把优的脑袋一掰,好让对方能够正面看着自己的脸。

“痛痛痛,下手轻点好吗望太!”

苍太无视了优的抱怨,继续说:“要坚定地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啊,你自己都一副没有底气的样子,你让女孩子怎么相信你是真心喜欢她的啦!”

“噢,原来是这样啊!我懂了!”优似乎恍然大悟了什么。

“诶——懂得还挺快嘛,那再来一次?”

“嗯,好。”


片刻之后,优整理好了心情,告白练习take2即将开始。

“夏树!”优突然用比平日大了许多的音量喊道。

“噢,优,有什么想说……”

“我超级超级喜欢你!!”优像是竭尽全身气力地大喊了一声,并且强迫自己在说完之后让目光继续定格在对方的脸上,而不是自由落体掉到地上。

然而苍太显然是被吓到了,许久,他看着面前的发小从未见过的潮红脸颊,用叹息般的声音说道:“你,是小学生吗?”

“诶?还是不行吗?”

看着优那副煞有介事真的觉得自己表现得不错的样子,苍太的心中仿佛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他咽了咽口水和那些将要喷薄而出的吐槽语,尽量平静地说:“听好,濑户口同学。你是在对女孩子告白,不是在骂街。”

“我,我……”

“我说的坚定,不是说声音要响亮语气要激动。而是要表现出你内心的力量。女孩子一般都喜欢安全感吧,所以你的话要透出安全感。你平时和别人说话不都挺好的嘛,明明在年级里都很受女生欢迎啊。就拿出那种和女生说话的语气,然后表达出你的心情就可以了。”

“你说得倒是容易,可是……”

“这样吧,你回去我发你几部电影,你学习一下人家是怎么告白的。”

“噢,噢……”优像是突然泄了气一般。

“没事的啦,”苍太一边走过优的身边一边拍了拍他的背,“你一定没问题的。”

“那我先回去了啊。”优也跟着苍太向门边走去。

“嗯,明天见。”


送走了优,苍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纵身一跃陷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我,我喜欢你。」

回想起片刻前优当着他的面说出的这句话,苍太的手还是止不住颤抖。即使是这样蠢到爆的告白,如果对象是自己的话,大概也会瞬间流下泪来的吧。

即便如此,能在有生之年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或许也就这么几次机会了——这样想着,苍太从被窝里探出了脑袋。

“我也,喜欢你啊,一直都。”苍太出神地喃喃自语。

从小到大,优在别人眼中一直都是懂事的乖孩子形象,进入高中之后,由于个子一口气长高不少,就更加显得成熟可靠,像是大家的哥哥一般。做事周到,说话得体,善于考虑他人的心情——这样的男生有谁不喜欢啊。

“可恶,居然还长得这么帅。”苍太一拳砸在了被子上。

自从初中开始,优就时常收到情书,但是他都好好地拒绝了对方的告白。原因只有一个——他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他的青梅竹马,榎本夏树,因此到了高中二年级还没有谈过恋爱。这在一般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从小和他俩一起长大的苍太却看得清清楚楚。只有和夏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脾气才会变得不那么好,说话才会变得随便而不是经过妥善的修饰,才会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也只有在和他谈到夏树的话题的时候,能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的光,和脸颊泛起的微微红晕。他一定是喜欢她吧。然而越是敏锐地察觉到这些细节,苍太的心中越是萌生出一种烦躁的情绪。

“可恶,装什么成熟啊,还不是个小孩子。你们啊都被骗了啊。这种人一点都不可靠啊。”

只有自己才了解他的懦弱,只有自己才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支持。苍太内心一直以此自我满足。然而他什么也不敢说。

“搞什么啊,不就是和女生告白嘛!有什么不敢的!要是我喜欢的也是女生,我几年前就告白了啊!”说着苍太想象了一下女生版的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诶,找点电影给他看吧。”苍太两手一撑,从床上蹦了起来。

善于观察的苍太自然也早就发现了夏树对优的感情。因此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只要优去告白,就一定会成功。如果是真的为了他好,就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催他去告白,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是想让他更加有自信地去告白,这样对他们以后的发展有帮助”——苍太也尝试用这样的理由给自己辩护,但自己的心思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即使是假的,能让我听听那些话,做个梦也好啊。一辈子可能都没有下一次机会了呢。不过这想法还挺不好的,会遭报应的吧。”苍太叹息着打开了电脑。



一个月过去了。苍太虽然心怀鬼胎,但是还是尽心尽责地按照自己所认知的完美表白模式来训练优,但是进展并不理想。虽然苍太对恋爱故事比较感兴趣,也看过不少恋爱电影,但是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到了最后,他也陷入了无能为力的境地。

“进来吧。”苍太用钥匙打开了门。

“打扰了。”优轻车熟路地跟着走进了房间。“今天要怎么练习呢?”

“诶,你先按自己来吧,我看看你有没有进步呗。”苍太叹了口气说。

“嗯好。”说着优开始准备。

片刻之后,优抬起头平静地说:“夏树,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很久了。虽然一直以来的关系模式也挺好的,但是我还是想和你更进一步地发展,我会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相信我,我和交往好吗?”波澜不惊的口吻和温暖自然的声音,再加上平实又明确的话语,一般来讲已经是很不错的告白了。

“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啊。”苍太挠了挠头说,“总感觉,还不如你最开始那种小学生式的告白打动人心呢。”

说不定自己一直错了吧,夏树或许并不期待他能说出这么标准的优秀告白。即便是他自己,也觉得宁可听到显得笨拙一点的版本吧。

“可是再拖下去也不是事啦,其实我觉得已经很好了,最后再来一次吧,然后明天你就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苍太的心也不由得一沉。

“嗯,好……”优的心里其实也还没有底,但毕竟经过这么多次训练,紧张感已经不再像最初那般强烈。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正式告白的场景,也没有那么模糊不清了。于是他闭上眼开始思考最后一次练习需要注意的地方。

苍太看着优的脸。那是一张从小到大已经看到厌的脸,然而此刻他却想要再多看一会儿,即使是几秒也好。苍太总觉得,他睁开眼睛以后,就要离开自己而去了。他将会对他喜欢而也喜欢他的人告白,然后幸福地开始交往。自己只能作为一个普通朋友,在一边远远的看着。他的那些微小的表情和情绪,那些时不时会暴露出来的弱点都不再只有自己一人知晓。他不再需要自己的保护和支持,而是需要去保护和支持另一个人。即使从很久以前就做好了这样的觉悟,但真的到了这个关头,苍太还是没能好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已经不争气地从眼角渗出。

这时优已经完成了准备,睁开眼。

“别睁开!”苍太反应迅速地厉声喝止,然而话音中的哽咽却无法被彻底掩盖。

优反射性地重新闭上了眼:“诶?为什么?话说你怎么哭了?”

“没有啊,我哪里哭了?”苍太用尽量正常的语气说,“我是想,你就别睁开眼睛了,想象一下你前面站的就是夏树,这样告白也会比较有感情吧。”

有时候苍太还真是佩服自己随机应变和胡扯的能力。明明一开始是自己说让他盯着自己看,便于制造告白的气氛的,现在想想,这个建议或许也夹藏了私心。对着自己说了许多次告白的话语,或许就能真的喜欢上——这样愚蠢的愿望,也只有在更加微小而愚蠢的可能性面前才显得有一丁点的价值。但是如今,苍太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哭的样子。即使他和别人在一起了,自己好歹还能够经常和他一起聊天,还能够在许多方面支持他,还能够每天看到那张脸。“最好的朋友”这个头衔,也将会成为他一个人的专属。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发现。

因此,他必须在优说完告白的话之前把眼泪擦干净,整理好心情,然后在长达一个月的练习课程尾声为他送上真挚的祝福和应援。

“嗯,那我说了。”

“别急,你可以先再多想一会儿,想想以前和她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这样可能可以更加入戏。”

“好。”

于是苍太又成功地争取到了少许时间。他一边有意控制着手臂移动时造成的动静,一边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使劲咬了咬嘴唇。

对面站着的那个人,他的脑海里如今又是些什么故事呢?是儿时胡乱的玩闹,还是随着成长逐渐变得遥远的微妙距离?是他心中那个人的笑容,还是哭泣?这一切苍太都无从得知。然而那张面前那张严肃的脸上却不知何时露出了令人安心的微笑。

“一直以来都没告诉你对不起。我其实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猝不及防地,优已经开始了最后的练习。

“虽然我,嗯,也不是很有男子气概,该拿主意的时候也不太拿得定……”

“这我知道啊。”苍太心想。

“……还特别死板,不懂得幽默……”

“原来你也有自知啊。”

“……还有,嗯,还特别爱逞强,其实内心根本没有这么强大……”

“这个,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吧。”

“虽然这样说来,我还真是挺差劲的一个人,不过,我还是想要和你一起走下去。能和我交往吗?夏树。”

最后的两个字温柔而充满感情,在苍太的心脏上硬生生地划出了一道痕。优睁开眼睛,却看到眼前站着发愣泪流满面的苍太。

“你……怎么了?”

“啊……啊,没事,你表现得太好了,我很感动,所以……”苍太立刻反应过来,一边用袖子擦着眼泪,一边吸着鼻子说道。

不会再有比这更蠢的借口了,更何况是优这种八面玲珑的家伙,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

一切都完了。

这样想着,苍太像是失去了全身气力,双腿一软,就要跌坐在地上。

然而他突然感受到了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撑住了他。下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已经被环绕在那臂弯里。苍太脑中一片空白,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从小到大,他并不记得自己有比这一次哭得更加撕心裂肺的时候。那是惊喜、幸福、悲伤、嫉妒、不舍、后悔等等许许多多的感情汇集在一起而诞生的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什么都不想考虑,只是用尽最大的力气去哭,仿佛哭完就能从一切中解脱出来。

“乖,望太别哭。”优轻柔地抚摸着苍太的头发,就像一个哥哥对自己的弟弟一般怜爱。

就这样,一切都完了。


尾声


苍太自然是不会知道,优的正式告白到底是什么样的。那天晚上,他收到了来自优的短信。短信里说告白很成功,两个人已经确定了交往的关系。苍太苦笑了一声,礼节性地回复了一句“恭喜你们,祝幸福!”

半分钟后他收到了回信。

“这一个月以来你辛苦啦,多亏了你我才能够有勇气对她告白。真的非常感谢你,下次请你吃拉面。啊,吃一个月的拉面也行。”

苍太笑了笑,回复道:“是你说的噢,不要反悔啦!”

然后他自言自语道:“可是你不是要陪女朋友回家吗,哪有机会和我去吃拉面啦……”

苍太纵身一跃,整个人陷入了自己的被窝。

“管他呢,都答应我了,不实现可不行,女朋友什么的就让她排队等着呗。”苍太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看起来,优似乎比想象得还要蠢,居然相信了那个理由,真是没救啦。也好,这样就可以和以前一样继续下去了。

“无论如何,我也得变得更加强大一点吧,哭成那样真是太丢脸了,一生一次就够了吧。要是还是和现在这样弱,以后碰上点什么事,怎么保护得了他呢……啊,我还得长高点,虽然估计超不过他了吧。”

无论如何,那样单纯而畅快的哭泣,一生一次也就够了。

这样单纯而无理取闹的恋情也是。


评论(11)
热度(21)

© 科林S.der | Powered by LOFTER